水天

《维摩诘所说经》

查先生对我的±影响

预计这两天得被各种悼念査老爷子的文章刷屏,大概文笔都不错,有历史感有情怀。

最初是在小学三年级,我爸给我讲《书剑恩仇录》,当年陆菲青写的信“沅芷女弟清览”云云也顺便背过了[捂脸]然后我在小学时就在父母的支持下读完了金庸全集(三联版),文风和三观深受其影响(半文半白,亦道亦侠),顺便练武术打太极、练九阴真经,包括晚上睡觉都“思定则情忘,体虚则气运。心死则神活,阴盛则阳消”[偷笑]。所以小学时我一直把他当做人生偶像。

然而在初中,我同桌女生告诉我他抛弃了为他投资的夫人,找了个年轻几十岁的女服务员当小三,他儿子受不了自杀了。我当时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个创作了无数光明坦荡深情形象的人居然是个渣男?

再然后我慢慢发现他小说中更多槽点,比如1.化用(chao xi)前人诗句但是不注明(后来他在修改中有些注明了)。我爹是个考据狂人,那时候没有电子的文献数据库,我爹把他抄袭的原诗夹着纸条一本一本放在我书桌上,以及“一张机”到“九张机”之类的拓展阅读,[发呆][流泪](我的表情就像这样);

2.除了李文秀,都是男主,很多凤凰男被白富美倒追(渣先生也找的是有钱的妻子,自己事业成功了就抛弃了),而且都有N个各种不同风情的女生追(他一边幻想夏梦,一边跟年轻女小三结婚),导致我从小一直认为女生一生没有成就,不可能登顶,要辅佐男生。但是我本能觉得有些不对。发现这种被洗脑倾向后,我花了很久反洗脑;

3.历史事件/历史人物与虚构情节杂糅。成也由此败也由此,他的小说有历史感,跟他渊博的知识分不开。但是像“襄阳之战打了几年”、“祖师尹志平是强奸犯”之类的事在客观上误导了包括我在内的一批又一批青少年;

如此种种就不细说了(^~^)愿一路走好

欢迎来玩儿(。ò ∀ ó。)转载请联系我

目录
第一章 疯女
第二章 幻尘
第三章 长天

第一章 疯女

        空气已经遥遥地给出了微雪的预告,绒绒的白色精灵即将细细密密地长满大地的每一寸肌肤。凉凉的风起来,棕黄色的悬铃木叶纷纷扬扬飘在空中,抬头看去,枝杈被笼罩在淡淡的白光下,像是浅海底的人仰望鱼群和海面。又是冬天。
        小雪这天没有下雪,青草却出生了。小房间里是暖的,而外面的天是冷的。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夹杂着寒风呼啸声。母亲端详着这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她懵懵懂懂,薄薄的窗户和耳中的棉花仿佛隔绝了这喧哗热烈且砭人肌骨的世界。透过她的眼神,母亲看到了积雪下初春的草芽,为她取乳名青草,大名芃。不求显赫,只愿她能平安渡过严冬,如春草般生命力顽强,朴素平凡。
        可惜青草是个疯子。
        据说她原本很清醒甚至有一些早慧,数年中四处搜罗奇闻逸录,看花看树看石看天。云是洁白的轻柔的,大家都在说云知道一切。云在天上看人间看了这么久,幻化成一个个形状,仿佛在讲述亘古以来的故事。青草喜欢安安静静的坐着,小脑袋里是大千世界,翻涌奔腾。
        自从5岁左右的某天,她回家,一切都变了。她惊慌失措,只会痛哭。有人猜测她经历了什么难以释怀的事。但是只有她知道,宛如悲剧的大门洞开,这世界和人性的残酷、无奈和痛苦一齐向她涌来把她淹没。一向乖巧听话的她,如同巨浪中的小草叶,还在想着如何在绝望中去抗争。
        从此,当她再看到云,也是不同了。有时她仿佛看到一只鹿站在鹿群与狮子之间离鹿群稍近的地方,淡然而庄重地回头看了一眼被狮子吞噬的同伴。鹿的眼神是漠然还是悲悯?
        她的思绪像野草一样疯长。

        在一个下雪的清晨,青草独自出来玩儿。一个不知住哪但游荡在周围的疯子阿姨正看着一群快乐的小孩儿。小孩子们害怕这个头发灰白杂乱又几乎赤脚的疯阿姨,不许她入伙;青草却把自己的玩具给她,俩人一起玩。疯阿姨在笑,青草却哭了。
        在学堂,青草为保护几个被欺凌的小姑娘,独自跟强势的男女同学“战斗”。一个欺负人的男孩自称有心脏病,赖在地上打滚,老师却息事宁人拉偏架。青草又哭了。
        从那以后,青草拼命得跑步和学习。她跑得比大多数男生快,她自学到让老师和欺负人的同学们都挑不出错。然而,她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她已不能再度过一个无梦的夜晚。
        她有时会想到,也许那个在想象中拖着结满蛛网和灰尘的长发,光着脚踩着拖鞋走在雪地里,有时嘶吼,有时大笑的她,才是这个世界的诤言者。
        她说:这世间的苦难尚未了结,需得寻个方法。只要有一个苦难的生命,我又怎能安眠。
        焦首焚心终有时。她的精神像火苗一样在寒风中抖动,随时会熄灭。
        一个脆弱的身体,何堪去承担,以填补到世间完美圆满。
        某天梦醒后,青草跟妈妈说:昨天我梦到姥姥了,她对我笑。

第二章 幻尘

        昨夜刚下过雨,鹅黄嫩绿的叶星星点点地闪着晶莹的光。暴涨的水从石上漫过,一株株沉水藻类树直站在溪流底部,如同水中的森林。幻尘山仿佛浸润在某种清澈明净的气中,庄严而温和。
        石洞外传出淅淅沥沥的水声,是雨的余韵。
        青石醒来,拂了拂石色苔纹的长裙,缓缓站起。长发堪堪垂地。青石望向石檐和雨帘,回味起方才的梦境。
        青石近来偶然梦到她跟许多长相相似的生物一起去一个叫“学堂”的地方“学习”,日复一日地理解、记忆和“考试”。梦中的她叫芃,在“学习”的平静生活之外,时而思维奔逸,高谈阔论,自得其乐;时而心境低落,徘徊无解,挣扎求生;仿佛这一具躯壳时时刻刻被两个灵魂所撕扯:一个如同地和水,沉稳、寂静、保守、智慧;一个如同火和风,疯狂、炽热、奔放、自由、吞噬一切、破坏一切,无视一切规则和事物。这两个灵魂轮流做身体的“主人”,而芃就如惊涛中的小草叶,下有千丈深水相托,上有暴雨狂风相促,虽不倾没,可是艰难求存,身不由己。
        梦境虽是片段却又连续,像是一段真实的生活,仿佛梦里和白日的生活并行。青石已习以为常。
        梦中的芃有一个温暖庞大的家庭。上有曾祖父母,旁有兄弟姐妹。家人和睦,健康长寿。而青石自己,孤身在此,不知从哪来,也无处要去,整日于幻尘山中游荡,随意栖止。幻尘山于山腰处终岁云雾笼罩,下方被称为“尘界”,正是青石之所在,静水深潭,悬崖石窟;上方被称为“幻界”,却是个无可言说之地。青石时而饮潭水、雾水、溪水,时而吃果子、菌子、石子,时而于幻尘山第六层第十八个山洞“震”和第十八层第十三个山洞“雷”中盘桓。洞中崖壁上有若干文字,与梦中芃所使用的文字不同,但与一些芃早年收集在家的奇谈怪闻中的文字相仿。依靠梦中所学,青石倒也能看个大概。
        此夜,青石梦到芃遭遇火灾而毁容。芃用一盒子月光制成人脸面具,用以保护新生的脆弱的皮肤。每晚夜深人静时,芃把人脸面具摘下,鞠一捧月光清洗本脸。戴得日久,面具竟难以摘下,与本脸融为一体。

        某日,青石见门口有一位秋千人——付几块石头作费用,就可以用秋千荡到幻尘山中间幻界与尘界的分界处。秋千人说,如果只是路过不下秋千,继续荡,到山的另一侧下,可以免除路费,甚至还会给你一些费用,更划算。青石说:我只要正常付费去到我想去的地方,那边虽然更远却与我无益。
        于是在幻界之前,青石下了秋千。此地水气氤氲,更甚于来路。隐隐影影绰绰前方似有人拾阶而上。青石心念一动,莫不是幻山中的生灵?快步追上去。眼见那人轻轻巧巧得越飘越远,青石忙呼。
浓雾中的身影转过来,是跟青石一样的脸。

第三章 长天

        青冥看着对面的青石,说:
        “我知道你想来幻界看看,但是你来不了,因为我是幻界的你而你是尘界的我。
        “我是过来的你而你是未过来的我。
        “如果你想有所了知,我可以在梦境中跟你分享视角,让你能以你的见识对幻界有一点了解。”
        青石梦到自己在尘山行走,犹如下暴雨时泡在水里一般阻力很大、举步维艰;而在幻山处,一层一层空气密度则颇有不同,越往上层上升自己越轻,行动自如灵活,轻如灵魂,瞬移甚远。原本自己这以大地为基所生的躯壳果然是难以进入幻山的。幻尘山名为一个,实则云雾就是幻山部分的实体。
        另一日,青石梦到自己俯瞰大地,心中却没有对于摔得粉身碎骨的惊慌。于梦中,她不怕生命的消失。也许她本来就是一块顽石,托一个梦,又得梦中梦。本是山河大地,见一切颜色。

        青冥见到青草的姥姥过来。姥姥的脖子上挂着一块不规则、有光泽的红色饰物,像是血肉凝成的。
        姥姥对青冥说:“昨天我跟青草在梦里相遇了。她对我笑,把她的心取下一瓣交给我。她跟我说她的心要分给许多人,不能给我,希望这一瓣能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化成她完整的心,尽她最大的力量帮我。”
        青冥对姥姥说:
        “青草虽然天性善良,但是她的固执使她的见解囿于方寸之间。她读书杂是天性使然,但当下她棱角分明,执着于区分是非善恶,故她对于不同作者的见解有她自己强硬的评判。只从自己角度衡量一切,则闭目塞听。
        “她们这些人都很好,可惜她现在看不到,所以她孤独无力。
        “她胆怯而又自尊心强,对自己要求高,追求完美,因此她饱受苦难。
        “当下她在妄想中打转,犹如在沼泽中难以自拔。
        “她给您心是希望能尽全力保护您,但她本身的力量尚未激发出来,微弱如荧光。”
        说着青冥用手指了下,这一瓣心瞬间幻化成一整个心,又缩回一寸大小,发出完整的光。





后记:
        这篇文章的写作始于十余年前。当时我在上高中,每周交周记,略感无趣,遂于周记中连载,成此文。其中青的部分形象、幻尘山和双生梦境都是高中时的原始设定,但是由武侠悬疑风转成了现在这种O(∩_∩)O~ 起初设定的人物有很多,包括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孩子、几位奇异身世的老人和年轻人。有宫斗,有探案,有人性的选择。大概是拖稿时间太长,在这十几年里,很多桥段已经泛滥,所以索性删掉了。